html模版付辛博:做偶像太老,做演員正好
早報記者 王心儀

付辛博有點軸,2007年同屆好男兒都一窩蜂演戲時,他在悶頭唱歌。

2014年,付辛博終於別過那根筋,娛樂圈卻換瞭幾番光景。大IP、偶像劇、小鮮肉當道,他拍瞭《畢業歌》《1931年的愛情》《亂世麗人行》三部與抗戰有關的年代戲,在《台灣電動床工廠班淑傳奇》裡飾演性格迥異的雙胞胎,《青丘狐傳說》則是耗時耗力的古裝大戲,沒有一部能純靠“顏值”撐完全集。

2014年至今拍瞭五部戲,一部都沒有播,用付辛博自己的話說,欠缺瞭一點運氣。縱觀他這些年的事業起伏,似乎也“欠瞭一點運氣”。

20歲出頭被餡餅砸中,陪朋友參加好男兒海選結果自己一路過關斬將殺入決賽成為PK王,總決賽上,華誼總裁王中磊宣佈付辛博、井柏然兩個平均年齡不滿20歲的男孩組成BOBO組合,決心做一次內地偶像組合的“偉大實驗”。事實上,組合的兩年也確實像一場坐雲霄飛車般的實驗,事業的頂點大概是他們曾獲邀在鳥巢參加殘奧會的開幕儀式獻唱,最後泡沫破裂,遺憾收場。

付辛博單飛後以歌手身份活動,恰逢唱片市場萎縮,整個音樂行業不景氣。同時期的好男兒,李易峰、井柏然、馬天宇、喬任梁都早早轉型拍戲,有的大火,有的穩中有升,新人如韭菜般一茬茬生長。

“可能如果別人紅我無事可做,我會坐不住,但是我一直有事做,並且在努力把事做好。”2014年到現在,付辛博駐紮在各大影視城連軸轉拍戲,有人說他被耽誤瞭,“其實沒什麼耽誤不耽誤的,是金子總會發光,隻是時間上的差異而已。”

付辛博他很欣慰第一部和觀眾見面的電視劇是“北方戲”——嚴歌苓編劇、曹盾導演的《畢業歌》,他飾演的富傢少爺王沐天剛出場便被抹瞭一臉雞糞,癲癇發作時口吐白沫——上臺前要擺弄很久劉海的那個偶像已經很遙遠瞭。王沐天通過桑霞(李小冉飾)的介紹加入瞭新四軍,歸來後在上海開舞廳傳遞情報。

付辛博今年28歲,作為偶像,或許不再有年齡優勢,但是作為演員,他還有很多空間:“現在都靠作品說話,像峰哥(李易峰)紅瞭,不會有人再說他是好男兒李易峰,隻會說當紅小鮮肉李易峰,對嗎?”

“付辛博也能演北方戲”

東方早報:《畢業歌》裡你飾演的“王沐天”是編劇嚴歌苓以自己父親為原型撰寫的,飾演這個角色最難的地方是什麼?

付辛博:王沐天前後跨度非常明顯,十七八歲時是一個愛國青年,用一些自認為很管用的方式去愛國,比如偷日本人的摩托車、在街上貼海報、紮日本人的汽車車胎,他認為這樣就是抗戰瞭。但是,當後期王沐天從軍歸來重新回到上海,他在上海開瞭一間最受歡迎的舞廳,每天在這裡搜集各式各樣的情報,變成一個做事非常深思熟慮的人。

東方早報:普遍觀點認為,“小鮮肉”接偶像劇迅速吸粉最劃算,但是你作為非科班出身演員,卻一口氣接瞭三部抗戰背景的年代戲,為什麼?

付辛博:是吧,你們都認為付辛博不會去演一個“北方戲”,但我其實挺欣慰的,觀眾從“北方戲”重新認識付辛博這麼一個孩子,可能會覺得不太一樣。我這兩年拍瞭五部戲,選戲的標準從來不是把“顏值”當做標榜,而是要先問自己為什麼要接這部戲,也許《畢業歌》不會給我帶來更多粉絲,但是會讓圈內更多專業人士看到我,給我更好的作品和機會,讓我離一個優秀的演員更進一步。

東方早報:“好男兒”中,你比賽結束就簽約瞭華誼,BOBO組合出道後爆紅,但是當同期的好男兒都開始發力時,你卻反而落後瞭。

付辛博:是,他們轉型演員轉得比我早瞭三四年,那些年,我在做音樂,我承認我是一個挺軸的人,當時一門心思就想唱歌。離開音樂行業轉來拍戲,也是因為對音樂行業有一點失望吧,但是我還是有音樂夢想的,我現在演戲,也可以唱一些片尾曲,通過演員身份一點點打開知名度,以後如果還是想做音樂,也許不會像現在這麼困難,其實我出過的歌,也夠開演唱會瞭(笑)。

東方早報:所以轉型演員屬於被動接受,而非主動選擇?

付辛博:開始是想嘗試一下,後來其實發現自己挺喜歡表演的。我轉型演員真正意義上的第一部電視劇是《班淑傳奇》,《班淑傳奇》裡我演瞭一對雙胞胎,性格截然不同,我還蠻喜歡挑戰這種“分裂”戲的。我和張亮在《1931年的愛情》裡的角色則像王沐天的後期,亮哥很幫我的忙,在他最紅的時候,有更火的本子找他,但是他很講義氣。早些年我拍《忠烈楊傢將》、《37次想你》時真不會演戲,下定決心當演員的那段時間挺瘋魔的,一直都在看戲,有一段時間看電影看瘋瞭,一天到晚看好幾部,反復琢磨人傢為什麼要這麼演,我是雙魚座,AB型血,特較真兒,會自己跟自己打架的那種。

8月到10月電視“霸屏”

東方早報:兩年拍瞭五部戲還穿插若幹綜藝,台灣電動床工廠這個節奏很“勞模”。




付辛博:這兩年我要麼就是在劇組,要麼就是在錄真人秀,輾轉中國臺灣、橫店、車墩及韓國,四年瞭從來沒有在傢過過生日。我覺得,既然你選擇做這一行,就要拼,現在不拼,還等到什麼時候?(記者:突然想通的?)並不是,在我下定決心說我要去演戲時,我就覺得我要改變,當一個拼搏的人,而不是當一個一年隻拍一部戲就抱怨“哎喲電動床,好累啊”那種人,必須要給自己一年拍四五部戲的強度。最忙的時候沒覺睡,《亂世麗人行》和《青丘狐傳說》一起拍,拍到晚上三點,回去洗澡,四點睡覺,五點起床出發去古裝化妝。但是,接下來就是收獲期瞭,8月、9月、10月大傢都可以在電視上看到我。

東方早報:這個過程裡自己最大的改變是什麼?電動床

付辛博:當年剛出道的時候是“小不懂”,現在人成熟瞭,懂得用什麼樣的方式去努力,獲得大傢的認可。最大的轉變是性格上的轉變,真正去釋放自己、打開自己,以前可能會有偶像包袱,當時在組合裡給我的定位就是“冷酷”,希望一個人冷酷一點,一個人話多一點,我自己本身的性格其實算是一個逗比,一個話癆,現在可能人越老越“不要臉”瞭吧(笑)。

6F541ADF642AE917
,
創作者介紹

你倒是說句話阿

bon396b3m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